藏剑西湖小黄叽

药尘饲养日记(一)

甲子月癸酉日 霁雪 宜沐浴 忌入宅

最近突然流行起了一种人形宠物,好像是以什么斗破苍穹为蓝本的。不过我一个穷大学生也没有什么精力和金钱去养这种精致娇贵的小玩意。

虽说看着同学们有养的,特别是药尘那一种,会眨着大眼睛拽着你袖子朝你撒娇,我也是在是没有什么抵抗力。不过摸摸自己的钱包,还是就此作罢。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是贫穷。

唉,看着同学们抱着幼年期的小药尘说说笑笑,我都想把我的老婆本拿出来买一只。哦,对了。我没有老婆本。流下心酸的眼泪。等我有钱了,我要买一群药尘,就当天天逛夜总会。不写了,我先去搬砖了。

甲子月甲戍日 晴  宜上梁 忌嫁娶

今天回公寓的时候,路过一家宠物店,我忍不住进去瞅了瞅。买不起也要撸两把毛。

隔着小药尘的栅栏就放在正中间,其他品种什么萧炎风闲的都放在四周。尤其是韩枫,销量极差,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卖他,那只灰扑扑的韩枫缩在角落的笼子里,可怜巴巴的。真丑。还是药尘是天使啊!

我蹲在栅栏前瞅他们,几只药尘小团子缩在小摊子上,团成一团睡觉,乱蓬蓬的白毛炸起来,有点像小刺猬。还有一只在专心的玩鼎,模样挺端正可爱的。不过可能是音乐天赋太过于澎湃,鼎居然裂了一只。他盯着那只鼎,推出栅栏,一直骨碌碌的滚到韩枫的笼子边,韩枫顺势拿起,裂了。一万头小寒韩枫还不知道名为何物的神兽咆哮而过。  

枫在笼中坐,锅从天上来。  

我盯了那只石化的韩枫一会儿,真丑。

也许是我在栅栏前蹲了太久,一只小药尘注意到了我,他窸窸窣窣的爬过来,两只白嫩的小爪子搭在栅栏上。我伸出一只手指戳他的手。他不明所以的歪了一下头,然后用整只手掌抓住我的手指,来回晃了两下。然后露出两排又白又密的乳牙朝我笑。

我这个山东八尺大汉的少女心被砰的一下击中了。这他|||妈是天使吧!!

我捂住眼睛,不行不行,我太穷了。

我闭着眼睛准备起身,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一回头。小药尘可怜巴巴的拽着我的衣角,小眉毛蹙着,红红的嘴唇撅着,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钱包算什么,大不了吃一年地瓜。

我大义凛然的翻出钱包,把里面的钢镚装进兜里。“老板,里面的钱连这个钱包能不能买一只药尘啊。”

我正尴尬时,有人走进了店铺,环顾四周,拎起墙角懵逼的韩枫,问,“多少钱。”

老板明显也懵了,他也没想到有生之年韩枫能卖出去啊!“额,呢个……都行。”神他|||麻都行!!

我才注意到,这是我们学校临床医学的教授古河啊!世间竟有如此品味独特之人!

鲁迅说过,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丑陋的韩枫。鲁迅:我没说过。

也许,这就是他能成为教授而我不行的原因吧。

他甩下五百毛爷爷,在我敬佩的目光下缓缓离开。

“呢个老板,他是我老师,他多付的钱算我的行不?”

我还是买下了药尘,老板也没收我的钱包。

药尘在怀,煎饼果子在手,我觉得人生圆满了。

不写了,我去给药尘梳头了,不然他要闹了。


药尘销售电话:8888-8888-2233 请联系叽主任


小木屋play【车】

就是想看药尘尘被日【哭还要护着灯哎。没有食儿吃就要自己创造。
脑洞来自太太们的评论。
链接在评论。

师徒说【徒说】


天元十一年 我于萧家后山第一次见到了他。当时我哭的昏天黑地,只知懵懂的看着他。
他轻抚我的头顶,声音温柔如三月春风,他说,跟我走。
从此,他成了我的师父,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历经春秋十二载,他授我武艺。
他让我下山历练,我遇上一名女子,名曰古薰儿。
我只觉得她气质清淡如莲,温润恬淡,却有些似曾相识。我越接近她,便越觉得她相似。
一日,她与我说她心悦我,我不知所措,接纳了她。
没想到,她竟遭人杀害。似是骨灵冷火所为。
我不信,有人劝我去探查故居。
我去了。
那儿竟也有骨灵冷火的痕迹。
我顿时陷入愤怒迷茫中。
这时,有人与我道,我师父曾经与萧家有怨 ,还列出许多证据来。
当时的我怒火中烧,竟信了那恶人的谗言,改投了门派,走上了追杀师父的道路。
不料,我中了恶人的奸计,正走投无路怕身陨于此时,师父突然出现。
他放出舍身诀护我平安,自己却身负重伤抽身离去。留下恍惚的我,呆立在原地。
江湖中皆道师父已死了,我却不信。
一日,我偶然翻出昔日师父予我的书信,纸上药香尚未散去。依旧是那样温润纤细的字体,一字一句,嘘寒问暖。
我这时才明白,我当初觉得古薰儿似曾相识,便是她的气质与师父有三分相似,剩下的七分,是她无法企及的风骨。
我将那书信翻阅了十几遍,里面尽是询问我的状况,对自己却只道一句,安好,勿念。
我恍惚觉得,师父又回到了我的身边,于那日的树下,对我微笑。
我这时才明白,我的心里,从头到尾只装过师父。
等,无尽的等,我孤身一人在江湖中流浪,我寻遍黄泉碧落。
兜兜转转,竟又回到那日他寻到我的后山,那里早已青松覆霜,泉水冰封,几尺白雪没青石。
六月寒,三冬暖,生在何处,生死下落,不知,不知。
师父,下一世 ,便换我来护你。
师父,你是徒儿此生最爱的人。
至此,方觉爱。

一切为了表白太太。 @萱咤 太太即正义【这是嫁妆!】

师徒说【师说】


天元十一年,我孤身一人,与萧家废墟的后生,寻到了那正嚎啕大哭的故友的独子。
他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手指已在地上磨得流血不止。我抚过他的头,腹中千万思绪,却只道出一句,“跟我走。”
从此,他便成了我的徒弟,也是我于世上唯一的亲人。
历经春秋十二载,授予他一身武艺。却独独教不会他情爱二字。
我让他下山闯荡,他书信与我,他爱上一名女子,名曰,古薰儿。
不料那古薰儿却是我旧敌的女儿。
我不愿由我的缘故毁了一对恩爱鸳鸯,便隐匿起来,不与徒儿相见。
千算万算,我未曾料到那古薰儿竟死于骨灵冷火,我也遭敌人陷害,萧炎便以为我是害了古薰儿与他全家的凶手。
我暗中与徒弟见了一面,没想到他竟对我刀剑相向。
“你竟不信我?”
“熏儿死于古灵冷火,我探访故地,也有你的痕迹,你有何辩解!”
我不愿与他两败俱伤,便避开了他,躲了起来。
我怨过,恨过。为何我养他十二年,他竟然连信我都不肯。
但我仍旧不愿看他落入恶人圈套,便暗中护他。
我们最终还是中了恶人一石二鸟的陷阱。
我眼见他要毙于恶人刀下,他却仍旧那样恶恨的看着我,仿佛这也是我的计谋。
我的心渐变的寒了。
我放出舍身诀,只为护他平安。
我却身受重伤,抽出最后一丝力气出了阵。
自此,我经脉尽断,武功尽废。却是再也无法护他了。
我独自一人,走走停停。江湖上皆道我已死于那一役。
我活着,如个活死人。
走,不停地走,我孑然一身,在这江湖上飘荡。走遍了天涯海角。
兜兜转转,我竟又回到那日寻到他的后山。
那儿早已绽满鲜花,泉水清泠,鸟声蝉鸣相伴。
六月寒,三冬暖 ,咫尺天涯,相望天涯,无恙,无恙。
徒儿,为师此生再也护不得你。
徒儿,你仍是为师此生最亲的人。
至此,终无悔。
@萱咤 擅自@太太真是对不起。想给太太聘礼!【嫁妆我会继续努力的!】
梗源自师徒说。是一首歌……敲击美好的歌!